内容提要 《中国古籍总目》是近年学术界古籍整理研究的重要成果,但书成众手难免有瑕疵。本文以子部家训类为例,列举其中存在的立目不当、版本失收、版本遗漏、文字讹误、著者时代讹误、收录不全等问题,并进行辨析。

  《中国古籍总目》(以下简称《总目》)是近年学术界古籍整理研究的重要成果,它旨在全面反映中国及海外(如日本、美国等)现存汉文古籍的主要品种、版本及其收藏单位的现状,汇聚了众多学者的心血,堪称古籍目录工具书的集大成者。然而书成众手难免有瑕疵。笔者在国内各大图书馆查阅家训文献过程中,发现《总目》仍有值得进一步完善的地方,如立目不当、版本失收、版本遗漏、文字讹误、著者时代讹误、收录不全等问题,现以子部家训类为例,根据自己的所知所见,辨析如下,以就教于方家。 

    

  1立目不当 

  子10202249 

    

  敬义堂家训三卷清纪大奎撰纪慎斋先生全集本(嘉庆刻同治刻) 

    

  子10202250 

    

  纪氏敬义堂家训述录一卷清纪大奎撰纪慎斋先生全集本(嘉庆刻同治刻) 

    

  子10202251 

    

  枕上铭一卷清纪大奎撰纪慎斋先生全集本(嘉庆刻同治刻) 

    

  子10202252 

    

  书绅录一卷清纪大奎撰纪慎斋先生全集本(嘉庆刻同治刻)[1] 

    

  按:纪大奎《敬义堂家训》收于《纪慎斋先生全集》中,经核查国家图书馆收藏的同治刻本,是书由3部分组成:《敬义堂家训述录》一卷,《枕上铭》一卷,《书绅录》一卷。《总目》既为父标题立目,又为子标题立目,且未加注明,容易使读者产生误会,看不到两者的从属关系。因此,应该加注说明,或者父标题和子标题两者只立其一。 

    

  2版本失收 

  子10202139 

    

  陆氏家训(云间陆文定先生家训)一卷明陆树声撰陆学士杂著本(万历刻)抄本(云间陆文定先生家训)上海[1]190 

    

  按:《陆氏家训》除陆学士杂著本(万历刻本)和抄本(云间陆文定先生家训)外,尚有范家集略本,应予以补充。《范家集略》为明末秦坊所辑,汇集周秦至有明一代前贤的嘉言懿行,分《身范》、《程范》、《文范》、《言范》、《说范》、《闺范》6卷。该书搜罗广泛,《陆氏家训》收于《程范》卷中,为节本。此外《范家集略》还保存了一部分后世不易见到的家训,如《河南曹氏家训》、《衡阳王氏家训》等,有清同治十年刻本,今藏于北京大学图书馆,齐鲁书社1996年曾影印出版,收入《四库全书存目丛书》子部。[2] 

    

  3 著者讹误、版本信息讹误、别名失收 

  子10202098 

    

  居家制用一卷题元陆梳山撰居家必备本(明末刻)说郛本(宛委山堂刻) 

    

  子10202099 

    

  陆氏家制一卷宋陆九韶撰清初刻本国图清同治十年刻本南京[1]187 

    

  按:(1)“元陆梳山”当改作“宋陆九韶”。《居家制用》为南宋陆九韶《陆氏家制》的一部分,《陆氏家制》包含《居家正本》和《居家制用》两部分,陆九韶为南宋理学家,隐居讲学于抚州金溪梭山,自号梭山居士。《居家必备》节选《陆氏家制》时将梭山讹为梳山,据《总目》著录规则第6条:“著者以本名录,不取字号,原书题名用别号或称题某某者,据所知加注说明。”[1]前言6此处当加注说明。 

    

  (2)“说郛本(宛委山堂刻)”当改作“续说郛本(宛委山堂刻)”。《说郛》宛委山堂本并未收录《居家制用》,收录者乃《说郛续》宛委山堂本[3],《说郛续》乃明末陶珽仿《说郛》辑录笔记汇集而成,专收《说郛》所未收者,非陶宗仪之《说郛》,两者不应混为一谈。 

    

  (3)《居家制用》除了《居家必备》和《说郛续》有收录之外,清陈弘谋《养正遗规》也有收录,“陆梳山”之误也被沿袭。此外,清李绂编 《陆子学谱》、清王梓材《宋元学案补遗》也收录《陆氏家制》全文。这几种版本也应予以罗列。 

    

  (4)《陆氏家制》又称《梭山家制》、《居家正本制用篇》,《晁氏宝文堂书目》、《百川书志》、《澹生堂书目》、《千顷堂书目》均有著录,按照《总目》著录规则第6条,其别名当加注说明。 

    

  子10202232 

    

  麟山林氏家训一卷清林良铨撰清同治四年刻本国图[1]197 

    

  按:(1)“清同治四年刻本”当为“清同治五年刻本”。此本乃林良铨之曾孙林希祖同治五年刻于河南开封,前有长沙郑敦同治四年序、同治五年渤海张之万序、同治四年嵇有常序,后有林希祖跋,这些序跋之中对是书的刊刻缘由和始末多有所交代,如张之万称 “其曾孙至山既尝准是以制行,更镌板以广其传,盖不欲私是以为一家之书也”,林希祖则说刊刻出版也是为了完成他父亲的遗愿:“原版零落无存,先君子屡欲重刊未果,诚恐手泽就湮,子孙无所法守,将上负殷殷垂诫之意,乃付梓人急为剞劂,不特可以贻后嗣公同好,亦以成先君子未竟之志云。” 

    

  (2)《麟山林氏家训》除国图收藏的清同治五年刻本外,尚有浙江图书馆藏的清光绪五年刻本,应予以补充。是本乃林希祖侄辈林廷增、林廷圭等人以同治五年刻本为底本刻成,较同治五年刻本多出杨长年光绪五年序和林廷堦、林廷圭、林廷增、林廷墉兄弟光绪五年跋文,跋文中交代了其版本源流:“增等生逢离乱,家叶飘零,原版久经遗失,幸至山从叔尚有存稿,在汴付梓复刊,始获展读,然增等愚不肖,恐未能仰体力行,有负祖宗期望,深用歉然,缘寄来仅只数部,关河遥隔,邮递良艰,增等谋食四方,周流传诵,易致浮沉,因重为剞劂。” 

    

  4 文字讹误、著者时代讹误 

  子10202110 

    

  深溪义门五氏家则二卷宋王士觉撰清嘉庆十六年刻本上海[1]187-188 

    

  按:“五氏”当改作 “王氏”,“宋王士觉”当作“明王士觉”,王士觉非宋人,乃明人。《王氏家则》、《明史·艺文志》、《千顷堂书目》有著录,今藏于上海图书馆,经核验,此书为2卷1册,木活字本,题“明王士觉纂修”,卷一为敬先、务本、敦礼、厚生、防范、儆戒、睦族、恤众、规馀等数条家则,卷二为祠堂记、义门碑记等。 

    

  5收录不全 

  《总目》编纂宗旨称:“《中国古籍总目》著录中国大陆及港澳台地区公共、学校、科研机构图书馆及博物馆等所藏历代汉文古籍(含少量汉文与少数民族文字合编、以汉文注释外文者)之基本品种、主要版本及主要收藏信息,并部分采录海外公藏之中国古籍稀见品种。”[1]前言2可见编纂过程中纂者应当已经参考了全国各大图书馆的藏书目录,且已将各馆馆藏目录合并检查。据笔者调查,现存家训文献至少500种,但《总目》的家训类收录仅有300多种文献,仍有部分遗漏者,如浙江图书馆藏《张氏家训》。是书为清张廷琛所辑,凡二卷,有光绪二十四年张氏两铭楼活字本,《两浙著述考》有著录,称“有光绪时活字本”[4],当指两铭楼活字本。是书卷首有王舟瑶、符璋、方来序及自序,卷末有张廷琛后序、张翼等跋。为廷琛光绪十年纂修张氏宗谱时的副产品,上卷录其先世太素公、孳虞公、宁伯公、菊人公、全九公、孝妇金氏、含辉公、鸿钧公、和庭公之嘉言懿训,下卷为其尊甫诚斋处士、母氏杨孺人之庭帏训言数十条暨《族禁条约》、《大宗祠从祀议》、《恤嫠议》、《劝学解补亡》、《教家三字歌》等数则条约规训,附录有《广继子议》,乃廷琛因“光绪甲申重修宗谱有妄人欲遂私图,力辟此议”,作《广继子议》以闲之,规定“永不许异姓入继”,要“固本安族”。方来序赞其“凡正身持家、日用酬应之事,无勿备具,而所以为人之要,胥于是乎在”。据廷琛后序,《张氏家训》曾有临海叶氏刻本,但叶氏刻本“任意删节,脱简讹字触目纷然,阅者病之”,因此他又订补脱讹者,最后请王舟瑶、符璋、方来等人撰序,于光绪二十四年“就聚珍板重为摹印,颁赠同好”,是为两铭楼活字本。《总目》将这种具有地方特色且能反映地方风俗文化状况的文献遗漏,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。 

    

  参考文献 

  [1] 中国古籍总目编纂委员会.《中国古籍总目·子部》[M].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2010. 

    

  [2] 秦坊.范家集略[M]//四库全书存目丛书·子部:第158册.济南:齐鲁书社,1995. 

    

  [3]陶宗仪,等.说郛三种[M].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1988. 

    

  [4]宋慈抱.两浙著述考[M].项士元,审订.杭州:浙江人民出版社,1985.